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上海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19:08:2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上海白癜风医院,得白癜风后使用这些药物治疗可以吗,学生治疗白癜风费用,吉林白癜风初期病因,甘肃白癜风会传染吗,甘肃怎么治疗白癜风,四川白癜风

  楚天都市报讯

  图为:马上毕业了,秦婷婷渴望找份工作

  图为:秦婷婷的百天照片

  楚天都市报记者揭明玥 通讯员陈凌 赖晓玲 李孟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“如果没有那场意外,我现在该是什么样子?”夜深人静时,这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,曾在土家族女孩秦婷婷的脑海中辗转了千百回。一张珍藏数年的百天照,是她对此的唯一念想。

  9个多月大时,秦婷婷掉进取暖的火塘,惨遭毁容,成了“鬼脸娃娃”。值得庆幸的是,家境贫寒的父母并没有放弃她。乐观自强的她,也逐渐学会了接受现实。经过刻苦学习,她走出大山,考入湖北工业大学。

  四年的象牙塔生活转瞬即逝,秦婷婷和所有应届毕业生一样,开始写简历、赶招聘会……又一次站在命运的分水岭,不幸的她还会像以前那样,遇到好心人拉上一把吗?

  9月大女婴掉进火塘被毁容

  24年前,在湖北宜昌长阳榔坪镇茶园村,一个女婴呱呱坠地。父亲秦道靖给她取名“婷婷”,表达“亭亭玉立”之期盼。然而,在婷婷9个多月大时,一场意外改变了她的一生。

  那是1994年1月,父母去田里干活,婷婷由姑姑照料。姑姑陪婷婷玩了会儿,便将她放在火塘旁的椅子上,准备去找根绳带将她缠一缠好带着出去玩。哪知,就在这几分钟间隙,婷婷从椅子上掉下,跌进火塘里,揪心的哭声响彻山村……

  匆匆赶回的父母,抱着婷婷走了几公里山路,才拦到一辆过路车。到达镇卫生院仔细检查发现,婷婷的嘴唇及右眼眼睑均粘到了一起,鼻子被烧变形,左手拇指烧断一截,还和食指粘到了一起。院方称即使幸运捡回性命,容貌也再难修复。

  贫寒的父母借了几万元外债,将婷婷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。然而,伤口愈合后,婷婷面目全非:嘴唇和右眼眼睑处依旧粘在一起,仅留下花生米大小的孔,平时只能靠吃流食度日。而且,因受伤后的皮肤失去弹性,婷婷的双眼眼睑和上嘴唇外翻。自此,即使睡觉,她的眼睛也无法闭合。

  尽管如此,在民风淳朴的家乡,婷婷仍然度过了一个美好童年。“从小家里就没看到过镜子,我只是隐约觉得自己和其他小朋友有些不一样,但是邻居们对我都非常好。”昨日,在湖北工业大学校园里,秦婷婷回忆起儿时岁月,语气异常轻快。

  “鬼脸”女孩求学屡遭排挤

  2001年,婷婷8岁了。每当看着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上学了,她都羡慕不已。

  这一切,秦道靖夫妇看在眼里。二人商定,无论女儿面容如何,他们一定会倾其所有,让婷婷读书,用知识改变命运。

  很快,他们筹借了8000元钱,带婷婷到宜昌一家医院做手术,将粘着的嘴唇和右眼睑切开。此后,婷婷学会了正常进食。

  在父母的无尽担忧中,婷婷踏进了学堂。

  然而,在婷婷辛苦走过3个多小时的山路,第一次走进教室时,迎接她的却是同学们恐惧的尖叫声“鬼啊……”那时,她才意识到,幼时的伤痕竟是如此触目惊心。

  每次课间休息,女生们一起跳绳、打球,都会自动地将她“隔离”。婷婷也曾努力想融入同学们的圈子,但往往收到的都是拒绝。初二时,婷婷对同班一个男生很有好感,但对方知道后,无情地嘲笑了她的容貌。

  所幸,随着年龄增长,很多同学逐渐接纳这个丑丑的但很善良坚强的她。高中时,学习上有困难,他们会相互讨论;身体不舒服时,好友会给她打水、送饭;偶尔出去玩,也一定会记得叫上她。

  学校旁的小区里,一名退休老师听说她的遭遇后,每个月给她200元生活费,直至高中毕业。

  2013年,婷婷考入湖北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。同班好友张晨说,第一次在宿舍见到婷婷时,自己也吓了一跳,感觉有些恐惧。但彼此熟悉后,便开始心疼她、佩服她。

  “一生中,能认识这样一个闺蜜,感觉是一种荣幸,”每次她们一起去逛街,张晨都会习惯性地牵着婷婷的手,给她鼓励。

  眼珠常年裸露急需植皮手术

  尽管那场意外已经过去20多年,但时至今日,母亲朱祥元一直都没能原谅小姑子当年的疏忽,内心更无法放过自己。

  以前山里交通不便,照相机也少见。为了庆祝婷婷百天,父母轮流抱着她,走了4个小时山路,到集镇上的照相馆照了一张百日留影。多年来,无论在哪里打工,她总是揣着婷婷的一张百天照——照片上的婷婷,胖乎乎的,天真可爱。秦婷婷说,有无数个夜晚,她捧着这张照片,哭泣到天亮。

  然而,更加残忍的是,厄运再一次降临。去年11月起,婷婷的双眼开始莫名流泪,且视线变得模糊。去武汉市第三医院问诊时,医生称由于双眼不能闭合,眼球长时间裸露在外,眼角膜出现严重炎症,影响了视网神经,必须尽快进行手术,否则可能失明。而面对10多万元的费用缺口,全家人一筹莫展。

  为了能早日给婷婷做整形手术,父亲秦道靖一开始做起了挖煤工人,如今又转做爆破员。母亲朱祥元原在宜昌一家化工厂做杂工,为了每月能多赚一点,如今也转到一家物流公司做搬运工。

  乐观坚强的她期盼有份工作

  身体健康亮起“红灯”的同时,婷婷求职也不顺。打进入大四起,婷婷有针对性地投了30多家公司的研发岗位,也先后通过了10多次笔试,但每到面试,应聘便无疾而终。

  前不久,在某公司的招聘会上,工作人员先后对坐在秦婷婷左右的两名同学发问,却将她当作不存在一般。当她将简历递到对方桌上,对方却称不招计算机专业,而在一旁的招聘职位表中,赫然写着该专业。面对婷婷的质疑,对方又称“我们只招研究生。”但关于职位的学历描述中,明明写着“本科”。

  类似的应聘经历,秦婷婷已遭遇了多次。“不可能所有人都能接受我的容貌,既然我无法改变现状,我只能改变自己。我希望通过自己努力,找到一份发挥自己所长的工作,养活自己,孝敬父母……”说到这里,一直表现得很坚强的秦婷婷,开始偷偷抹泪。

  湖北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学工办负责人李璟璐介绍,秦婷婷就读的网络工程专业就业情况,在整个学院是较好的,31名学生中,除去准备考研的,几乎都已达成了就业意向。大学四年,秦婷婷学习很努力,总成绩在10名左右。她平时还经常参加校园各种公益活动,如探望孤寡老人、免费卖报帮助白血病儿童、义务给同学维修电脑等。院方已多次与婷婷谈心,并主动向一些招聘单位推送她的简历,希望有用人单位能真正接纳这名自立自强的学生。

  如有单位能给这个坚强的女孩一个机会,可联系本报《帮到底》栏目。

  主持人:张皓 手机:18907132036 微信号:jdqfzh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延吉白癜风医院